这本书《心兽》是在上学时读的,今天随手翻到以前的摘录,在此一记。

作者赫塔·穆勒(Herta Müller)1953年出生于罗马尼亚,1987年开始定居德国,2009年拿到诺贝尔文学奖。

每朵云里有一个朋友,

在充满恐惧的世界里朋友无非如此,

连我母亲都说这很平常,

别提什么朋友,

想想正经事吧。

如果我们沉默,别人会不舒服,埃德加说,如果我们说话,别人会觉得可笑。

独裁者是个错误,死去的人对这句话的体会也许跟我们的不一样,埃德加说。

萝拉从南边来,从她身上可以发现一个没有脱贫的地域。我不知道从哪里,或许从颧骨上,嘴边,眼睛里。这种事说不清道不明,一个地域也罢,一张脸也罢。这个国家每个地方都没有脱贫,每张脸上也一样。可是萝拉来的地方,一如人们从她的颧骨、嘴边和眼里所看到的,也许更穷一些。地域多于风景。

贫瘠吞噬了一切,萝拉写道,除了羊,瓜和桑树。

怀揣着白衬衫的梦想,萝拉得追逐,得逃跑。这梦想即或在最幸福的时刻也还是和她脸上的地域一样贫瘠。

他们将恐惧换成了疯狂。

我父亲,格奥尔格说,带着自行车去火车站,这样,去的路上就不必紧挨着我走,回家的路上也不至于手里空落落的,感觉踽踽独行的味道。

书是这本书: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0492199/

“一键下单”是亚马逊的一项专利,顾客通过点击亚马逊产品页上的“一键下单”的按钮,订单就直接生成了,整个下单过程就只需要一次点击。这个专利技术备受诟病,它太宽泛了,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也能申请专利!?”

贝佐斯的外祖父是火箭专家,退休后在农场里从事简单而繁重的体力劳动,他是贝佐斯的第一个精神导师和人生榜样。贝佐斯直到16岁,他的夏天都是在农场里度过的。他喜欢读书,对太空旅行的前景很痴迷。贝佐斯在普林斯顿从物理专业转到了计算机科学和电子工程专业,喜欢编程。毕业后,他“决定还是先等等,先学学如何做生意,学下这个世界是怎样运转的可能更明智些”。

贝佐斯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就是帮助建立了一个网络将投资公司和银行等公司连接起来,这样这些公司之间就能进行股票交易了。贝佐斯负责做的是“通信协议”的部分,“通信协议是最有挑战性的的”,“他(贝佐斯)是我最好的通信工程师之一”。

他就是想创办一家可以将他的商业知识的科学技术完美结合起来的公司。做什么生意不重要,只要潜力巨大。在看到互联网的快速膨胀后,他决定搭上这趟快车,他从网上卖书开始,1994年。

亚马逊在早期卖书时的一大亮点就是卖那些不容易找到的书,绝版的书,这一点是容易想到的,他们抓得很准。一开始他们没有仓库,而是等客户下单后再去书商那里拿货邮寄出去。

贝佐斯曾经宣扬“我们可能是全球最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1998年上市。

我想贝佐斯应该是一个简单直接的人。

我们可以赢利。赢利可能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也可能是最愚蠢的。我们把可能是利润的那部分钱用来再投资于将来的生意。如果现在就让亚马逊赢利,不管是哪个领导层做出的决定,都将是最愚蠢的决定。

Bezos有一个简单的公式,但实现起来并不是那么简单:以创新领先竞争对手,给客户所需要的。成立时间比较长的公司,在取得了舒服的位置后,就忘了那些指示。他们专注于利润和股票价格,认为提高价格和裁员时取得胜利的方式。Bezos没有犯那样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