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心兽》是在上学时读的,今天随手翻到以前的摘录,在此一记。

作者赫塔·穆勒(Herta Müller)1953年出生于罗马尼亚,1987年开始定居德国,2009年拿到诺贝尔文学奖。

每朵云里有一个朋友,

在充满恐惧的世界里朋友无非如此,

连我母亲都说这很平常,

别提什么朋友,

想想正经事吧。

如果我们沉默,别人会不舒服,埃德加说,如果我们说话,别人会觉得可笑。

独裁者是个错误,死去的人对这句话的体会也许跟我们的不一样,埃德加说。

萝拉从南边来,从她身上可以发现一个没有脱贫的地域。我不知道从哪里,或许从颧骨上,嘴边,眼睛里。这种事说不清道不明,一个地域也罢,一张脸也罢。这个国家每个地方都没有脱贫,每张脸上也一样。可是萝拉来的地方,一如人们从她的颧骨、嘴边和眼里所看到的,也许更穷一些。地域多于风景。

贫瘠吞噬了一切,萝拉写道,除了羊,瓜和桑树。

怀揣着白衬衫的梦想,萝拉得追逐,得逃跑。这梦想即或在最幸福的时刻也还是和她脸上的地域一样贫瘠。

他们将恐惧换成了疯狂。

我父亲,格奥尔格说,带着自行车去火车站,这样,去的路上就不必紧挨着我走,回家的路上也不至于手里空落落的,感觉踽踽独行的味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Post Navigation